幸运飞艇 > 当代文学 >

QQ幻想之幻想风云(二

2018-10-08 12:06


  我该杀了天蓝的,她违反了行规,让我险些丢掉了性命,更让我在最近一段时间里不得不过着逃亡的生活。

  我很清楚她的“下不违例”永远都是“下次”,但我也非常清楚,我杀不了她。如果这世上还有什么人让我下不了手,那可能只有天蓝了。虽然,我至今连她的真实性别都还分不清楚。

  不过,另我惊讶的是,战天并没有派人追杀我,也没有将我列入通缉名单。我暗杀逍遥族长的事,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。是他认为我不值得大动干戈,还是因为自己险些被我挂掉太丢面子?我不知道,也懒得去想。但从那之后天蓝倒是安分了许多,很少露面,也没再买我杀人。

  看着他光鲜的衣服,极品的装备,以及自诩风流的笑容,我无由来地一阵厌恶,冷冷地道,“你想杀谁?直说。”

  “她叫天蓝,请你转告她,逍遥族长战天的好兄弟珊瑚想见她,还想帮她。”他无视我的打断,自顾自地说道。

  别人也许很难找到天蓝,但我却很容易,因为我知道天蓝的每一个身份的名字和容颜。没多久,我就在龙城里逮出了化身为男战士的天蓝,她正大声叫卖着一些昂贵的商品,一些她不可能有的商品。

  “恨海,我现在去找这个珊瑚,要是我回不来,出了意外”天蓝十分认真地道,“你到天涯海角也要替我把他给杀了!至于佣金等你也去了那个世界我们再算好了。”

  我晕,她这个时候还忘不了这些!但她炙热得几乎开始燃烧的双眼却说明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肺腑,少有的真实诚恳。

  有些事,真的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”。我正愁无从下手,老天爷就把机会主动送到我面前。

  我不知道这个珊瑚打的是什么鬼主意,但我知道他确实是战天的左膀右臂,相当信赖的亲信。哈哈,难不成我的美人计对战天失效,对他却起了作用?哎呀呀,他可是有名的富人,这次就算拿不到金色神仗,也要在他身上大赚一笔。

  不过,干我这行的最容易发生意外,万一这个珊瑚不安好心,我岂不是很危险?哼,反正有恨海这蛮牛在,不怕没人给我偿命。一想到恨海,我就想起上次白花的50J,心好疼啊不行!必须找机会让这头蛮牛补偿我!

  我准备好一切,气定神闲地走进客栈。他已经等在了那里,金光闪闪的龙吟铠,亲切的笑容,让他相当地潇洒迷人。可是,我本能地感觉到,这男人和我一样不可信任。

  他跟我天南地北地闲侃起来,丝毫不提他对恨海说过的每一句话,我不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我的同行。但我好像没什么值得他“骗取”的吧?做这行的我,早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,我身上的装备,一向都“朴素”得让人不忍观赏。

  “呵呵,美人爱英雄,哪个女人不对族长多几分爱慕?”我故作腼腆地道,“等级高,装备好,钱权兼备,一呼百应。哎,听说他最近还得到了金色神仗?”

  “是啊。”珊瑚笑了,我不知他为什么笑,只是不由自主有点不安,“但他可不为此高兴,相反,他很生气呢。”

  “他是战士,想要的是通天戟啊!但现在唯一的金色通天戟在扬飞的手里,他才不会让给我们老大呢。”

  “是啊,老大现在就希望有人能用金色神仗和他换金色通天戟,可惜”珊瑚摇头叹息。

  扬飞,我知道这个战士,逍遥族的死对头,很拽很狂的一个人。我开始盘算自己有多大的把握“拿”到这把金色通天戟。

  “哎呀,干嘛这么说啊。只是,逍遥族长这个称谓,真的很有魅力哦。”我呸!本小姐只喜欢值钱的装备和发光的金币,族长算什么!

  打发走珊瑚,我马上开始准备接近扬飞。这件事的风险很大,我绝不能用天蓝这个身份。我扮成了一个30级的女药师,混入了扬飞的家族。事情比我想象的顺利得多,依仗自己合适的等级,恰当的职业,我很快就和扬飞出双入对,形影不离。

  他虽有金色通天戟,却并不富有,我大方地帮他买药,练级的时候也不争抢战利品,这都大大增加了他对我的好感。没多久他就开心地直叫我老婆了。我也不拒绝,笑眯眯地任他称呼。他很信任我了,打到好东西也交给我去卖,我也不让他失望,每次都给他卖了好价钱,乐得他直夸“老婆真会做生意”。

  这天下午,我雇了一个术士在龙城叫卖金色神翎冠,叮嘱他只对扬飞回复,其他人问价一概不理。然后我又把扬飞拉到龙城,告诉他有卖神翎冠,价格还不算贵。扬飞立刻动心了,与我雇的术士交谈起来,一番砍价还价之后,价格定在了300J。我知道扬飞只有200J,我也早暗示过他我身上有100J,我就赌他会不会向我借钱。

  “我肯定还你!干脆明天我去给你打一条好了!”扬飞急道,“那边在催了!我再不与他交易他就卖别人了!”

  “可,可100J毕竟不是小数啊!”我仍然举棋不定的样子,“我们才相识不到一周,我”

  呸!我信你?谁信我啊!心里这么想,我口中却道,“那怎么行,金色通天戟那么珍贵,我怎么能收”

  “你”我线J换金色通天戟的,竟然这么容易就进了我的手里,我真的是完全没有想到。

  他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被骗的呢?我可不晓得。只是龙城传出这条消息的时候,我已恢复了天蓝的本身,悠哉悠哉地和珊瑚一起散步了。那把金色通天戟,则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仓库里。

  我的心情非常好,两把极品金色诛魔剑终于都落入了我的手里。我用300J从逆风飞翔家族的逆风飞翔姗手中名正言顺购得了其中的一把,然后潜入另一拥有者夏日宝贝的仓库,取走了另一把,以及5件极品装备和100金币。我不会急着把第二把剑出手,一来没有必要,二来其他的东西也足够弥补我的损失了。

  物质的欲望被填满后,精神便开始了不平。我发现自己竟然对那个名为天蓝的女术士难以忘怀。哎,好久没有女人能让我如此牵挂了,反正最近也不能再出手,不如泡妹妹打发时间吧。

  想想那天的经过,我就怀疑天蓝与恨海是事先串通好的,这或许是她接近战天的手段?但她为什么接近战天呢?不会是看中他了,想给他做老婆吧?!

  我没由来地一阵不爽。按捺下这种心情,我开始寻找天蓝。但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无法找到她,偶尔几次追踪到她的身影也是稍纵即逝,给她留言,不是无法查找就是被拒。

  我少有地进行了一场赌注,我在龙城找到恨海,让他捎消息给天蓝如果那是他们合演的一场戏,那他们必然相识。

  身着幻魔服的她风姿绰约地出现在我面前,两只眼眸变幻莫测。那一瞬间,我好像嗅到了很熟悉的气味,我的气味。

  我天南海北地与她聊天,企图分散她的注意力,套她的口风。但我失望了,她像狐狸一样狡猾,在我的每个陷阱边缘溜过,她的出身,她的经历,她都绝口不提。直到我提起战天,她才表现出兴趣。正巧她提起神仗,我便告诉她战天想要金色通天戟,但她的反应没有任何异常除了毫不掩饰她对战天的浓烈兴趣。

  她想做逍遥族的第一夫人吗?我觉得她不可能实现这个目的。战天根本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女人,战天也根本不打算结婚。

  可我又觉得她不像那种会有这么单纯目的的女人,她有一副清纯可爱的容貌,但她的双眼和我一样复杂。

  就在这时候,龙城传出了扬飞的金色通天戟被骗的消息。我不由一惊,立刻想到了天蓝。但这怀疑是毫无道理的,而且我很快就得知骗走金色通天戟的是一个名叫烟雨蒙蒙的女药师。我只能哀叹扬飞的霉运,色字头上一把刀,他是咎由自取。

  出于职业本能,我还是关注着金色通天戟的去向,可几个黑市商人那里都没有消息,我放出风声说愿意不问来历高价收购,也依然没有动静。

hot-幸运飞艇_幸运飞艇开奖直播_神测网